歡迎訪問【小米刺繡網】 十字繡 |絲帶繡 |毛線繡 |湘繡 |蜀繡 |粵繡 |加入收藏
                    小米刺繡網
                    您當前的位置:首頁 > 人物故事

                    針尖上的守望者:麻柳刺繡傳承人張菊花

                    時間:05-22  來源:  發布:  關注度:460
                    針尖上的守望者:麻柳刺繡傳承人張菊花 ——記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麻柳刺繡傳承人、四川省民間工藝美術大師張菊花手指間的流轉,針尖上的傾訴,幻化出一個個光與影結合、精巧無比、色彩斑斕的錦繡世界。5月的一個上午,記者邂逅了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麻柳刺繡傳承人、四川省民間工藝美術大師——張菊花,初陽映照下,只見她手中飛舞的彩線,色

                    針尖上的守望者:麻柳刺繡傳承人張菊花

                      ——記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麻柳刺繡傳承人、四川省民間工藝美術大師張菊花

                    手指間的流轉,針尖上的傾訴,幻化出一個個光與影結合、精巧無比、色彩斑斕的錦繡世界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5月的一個上午,記者邂逅了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麻柳刺繡傳承人、四川省民間工藝美術大師——張菊花,初陽映照下,只見她手中飛舞的彩線,色澤倍加耀了眼,飛針、走線,嫻熟而絲絲入扣,輕巧的技法,猶如優雅的舞蹈,女紅之巧,十指春風。
                    她身邊的繡兜里,擺放著她的眾多繡品,香包、鞋墊 、圍腰、桌布、壁掛…… 一件件流淌著古老傳統技藝的作品惟妙惟肖,既有花鳥的多姿、蟲魚的靈動,又有人物的俊俏、山川的壯麗,讓人目醉神迷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麻柳刺繡:傳承人文歷史、民族血脈的文化圖騰,在麻柳鄉當地,人們把刺繡稱作“架花”(十字繡)。“架花”是麻柳刺繡中最基礎、最傳統的一種針法,另還有挑花(里外花)、扎花(繡花)、串花、游花、補花、滾邊等繡法,所繡成套各式花圍腰、花鞋墊、花鞋、花襪子、襪溜跟,式樣精美,做工精細,色彩運用對比強烈,帶有濃郁的鄉土氣息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麻柳刺繡就地取材,所用材料僅用簡單的針、線、布,通過黑、白、紅、藍等土布和彩色棉線,配置以不同明暗的冷暖色塊。所繡制品,針線詳密、色彩鮮艷、組合巧妙,令人賞心悅目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麻柳刺繡所繡圖案,或耕種收割、或婚嫁禮儀、或人物鳥獸,花色多樣,簡潔明快。比如在繡獅子老虎的時候,繡女們將現實中的獅虎等猛獸化為懲惡揚善的可愛形象,這些抽象簡化而成的刺繡圖案,濃眉大眼、威風凜凜。藝術的夸張和變形,既不失去生活的真實,又使刺繡作品極富裝飾意味和藝術美感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“姑娘會架花,不愁找婆家。”麻柳姑娘從四五歲開始跟著母親、奶奶學習“架花”,到出嫁之前便掌握麻柳刺繡的各種針法技巧。在當地,評價誰家姑娘賢惠與否,首要條件是“針線”,其次才是“人品”“茶飯”。因而,“針線活兒巧不巧”至今仍然是麻柳地區男女青年戀愛、聯姻的重要條件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“女孩要是相中哪家男孩了,就會送他扎花鞋墊做‘信物’,這就叫‘放定’。男方家有多少人,女孩在出閣前就得繡多少雙鞋墊、多少雙鞋,叫‘繡嫁妝’。除此之外,床罩、鋪褡、桌帷這樣的大件嫁妝,從小就得開始準備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張菊花說,她的的外祖和外婆分別是清朝和民國時期著名的刺繡藝人,她的母親嚴金秀更是刺繡藝人中的佼佼者,十里八鄉的人常常慕名而來,只為求一幅繡品。她母親的《老鼠嫁女》等繡品已被中國民間藝術博物館珍藏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母親手上隨時都有針線活兒,大到被面、小到手絹,花鳥蟲魚,栩栩如生。耳濡目染、潛移默化間,麻柳刺繡藝術在張菊花小小的心里扎了根,8歲時她就拿起了繡花針,11歲便可以獨立繡完一雙鞋墊,繼承于她們家族中的優秀藝術天分逐漸嶄露頭角。 傳承人:民

                    族技藝的孤獨守望者

                    張菊花今年37歲,是麻柳刺繡省級傳承人。說到麻柳刺繡如今已是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,她笑了笑:“這個‘文化遺產’是麻柳女人用眼睛和時間熬出來的喲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她的祖輩們,白天到地里出工,晚上回到家才能忙里偷得一時閑,在一盞昏黃的煤油燈下,開始刺繡。“特別費眼力”,繡女一般到三四十歲眼睛就不行了,所以刺繡也是“青春飯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她告訴記者,她小時候學習刺繡的過程簡直就是一部活生生的“血淚史”,因為手指太細,帶不上頂針,每一次手指都被針扎得鮮血直流,一個小小的香包繡下來,滿指頭都是針眼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張菊花說,刺繡講究心要靜,耐得住寂寞,不被世俗的利益所誘惑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據調查,1984年,麻柳鄉全鄉3000多名婦女中善刺繡的有1300多人,其中被譽為“巧姑娘”的有270多人。而目前卻只有350余人可以繡制麻柳刺繡,能夠熟練掌握麻柳刺繡的各種技法、針法,并能繡出好的作品不足30人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“越來越多的人放棄了刺繡,出去打工掙大錢,而我最終堅持了下來,完全是心中懷有一種對麻柳刺繡的那份一般人不能理解的情結。”張菊花認為,麻柳刺繡這一技藝是中華民族的傳統文化,她有責任傳承,家人的理解和支持,更讓她堅持到現在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張菊花每天起早貪黑專注于刺繡,老公從來沒有怨言。靠制作麻柳刺繡無法維持家庭的開支,從事建筑行業的老公王孝強不但全部擔當起養家的擔子,而且為她刺繡的經費來源提供保障,甚至連女兒和兒子,她都疏于照顧,為此,她總覺得有愧于家庭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一個個白天和黑夜,張菊花用手中細細的針和線演繹著針尖上的守望,那是一抹奪目的絢麗,透過斑斕的色彩和圖案,綻放著傳統工藝的別樣魅力。她的代表性作品有《丹鳳朝陽》、《鳥語花香》、《八仙過海》、《喜鵲鬧梅》、《虎踞梅林》、《芙蓉映水》、《鸚鵡學舌》、《獅兒滾繡球》、《鳳凰戲牡丹》、《清官出巡》、《國泰民安》、《野鹿含花》、《美女兒打牌》、《迎親圖》等,特別是《菊花圖》、《蘭花圖》出口至新加坡,花卉枕頭、蜻蜓荷花手巾等被四川省民間美術館珍藏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19年過去了,張菊花依然沉浸在無聲勝有聲的刺繡世界里,其中的苦與痛,她從來都是一笑而過。孤獨前行的背影后,沉淀的是一種對于傳統文化的執著和熱愛,一種深藏著的樸素情感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張菊花告訴記者:“麻柳刺繡上的每個圖案都蘊含著獨特的文化,有著特殊的意義,寄寓了當地人民美好愿望,承載著深厚的歷史文化。所以從小我就打心眼兒里覺得,這樣精美的麻柳刺繡不應該在我們手里斷了香火,我一定會堅持下去,一直到眼花了、手麻了,繡不動的那天為止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傳承:路雖遠,行則必至

                    5月4日上午,正逢張菊花到麻柳中心小學去上刺繡課,記者便與之同行。一到學校,張菊花便受到了熱烈的歡迎,孩子們圍著她,七嘴八舌的問著在刺繡上遇到的問題,并殷切的拿出自己的刺繡作品讓她過目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課堂上,張菊花左手拿著一只鞋墊,右手拿著一根繡花針,手把手教學生如何穿針走線,耐心的向學生們傳授技巧。同學們一邊聽著講解,一邊靈巧地拉著彩線,白色的土布上一團團花卉圖案躍然眼前。“通過教授,孩子們大多能掌握麻柳刺繡的基本技法,但要達到一定水平還得繼續努力。”對此,張菊花深感任重而道遠。作為麻柳刺繡傳承人,張菊花還要作為培訓老師,給麻柳鄉開展的每年一度的刺繡培訓班上課,目前,已經培訓達300人次以上。“我希望通過我微小的努力,讓越來越多的人走近麻柳刺繡、了解麻柳刺繡、喜歡麻柳刺繡,最終拿起針來親手繡制并把這門技藝傳承下去。”從她恬靜的面容和溫軟的話語里,你能分明感受到,這位初中畢業的農村青年婦女身上,有一種植根于骨血的堅守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正是這份堅守,讓許多通過外出展示展演認識張菊花的陌生人,堅定地站在了她的身邊。成都的王鳳英女士把張菊花的作品拍成照片,通過定居在美國的妹妹上傳到網上進行宣傳;北京從事非遺傳承保護工作的羅成常常在微信上鼓勵她,要多繡制大幅作品,多出精品。
                    張菊花告訴記者,下一步,她準備繡制一幅長兩米,寬一米的繡品《五朵金花》,以此來報答各界人士對她的厚愛和幫助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當談到麻柳刺繡的發展前景,張菊花有所憂慮,目前的麻柳刺繡依然處于慢工出細活的狀態,只能小規模生產,還沒有進入市場的能力。以至于在2013年第四屆中國成都國際非物質文化遺產節上,雖然麻柳刺繡展廳吸引了近萬人參觀,展品最后還一舉奪得了非遺節“‘太陽神鳥’最佳展覽獎”桂冠,許多觀展客商也當場表示合作意向,但我們卻只能婉拒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“但辦法總比困難多,既然麻柳刺繡已經成為‘文化遺產’,蜚聲海內外。我們也一定能把麻柳刺繡變成經濟效益,讓‘苦夠了’、‘窮怕了’的麻柳女人也嘗嘗甜頭,過上好日子。”頓了頓,張菊花對未來又充滿了信心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采訪臨近結束,張菊花站在她家正在興建的新房旁告訴記者,新房落成后,她打算在自己家里專門設置一個麻柳刺繡展廳,開個農家樂,結合附近旅游景區的打造,好好把麻柳刺繡推廣一把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她還說,14歲的女兒王心萍如今也是小小的刺繡能手,她的手藝后繼有人啦,她相信,在大家的共同努力下,麻柳刺繡這一古老的民間藝術一定會世世代代傳承與延續下去,并放射出奪目的光彩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(張敏 廣元市朝天區宣傳部供稿)

                    更多
                    標簽云:   更多>>
                    上一篇:帕提古麗:用刺繡描繪美麗人生
                    下一篇:[中國夢·云南故事]彝族“刺繡王子”張志淵
                    最新資訊
                      無相關信息
                    国产在线视频分类精品